>

浙江谋解农资价格狂涨难题,钾肥价格高涨原罪

- 编辑:快三注册|快三平台|福彩快三官网注册 -

浙江谋解农资价格狂涨难题,钾肥价格高涨原罪

4月21日盐湖钾肥开盘不久即巨量跌停,这与当天受利好刺激高开800点的深成指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有证券分析师指出,:这是源于18日化肥出口关税加征100%消息的影响。 财政部4月18日发布公告称:今年4月20日到9月30日国内用肥旺季,将对出口化肥及部分化肥原料在现有税赋的基础上加征100%的特别出口关税,以抑制国内化肥价格的上涨趋势。由于钾肥是财政部急于平抑价格的首要目标,因此盐湖钾肥跌停也就不足为怪了。 有数据显示:去年元月国内钾肥仅1900元/吨,而到今年春播时节,钾肥价格最高已飙升至4500元/吨,受此影响,复合肥、氮肥及磷肥价格在原料成本推动下也都出现了幅度不一的上涨,以至于很多农民春播时节因化肥太贵而放弃播种。 有专业人士介绍说::钾肥涨价除了源于国际价格涨幅巨大,也与国内贸易商囤货居奇,谋取暴利有关。 由于我国钾肥70%依靠进口,而进口和分销环节又控制在中国中化集团和中国农业生产资料集团公司手中,因此这两家公司首当其冲的成为各界质疑的焦点。 钾肥价格高涨原罪 庄家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然而在今年春播之际,很多农民却遭遇到历史上幅度最大的一次化肥涨价:钾肥从去年的1900元/吨暴涨到4500元/吨,涨幅达一倍以上。 有湖北农民称,2007年种水稻买化肥要91元/亩,而今年就得花121元,:国家今年每亩农田直补比去年增加13元,还不够填补化肥涨价的支出。既然如此不如出去打工。 那么谁把钾肥价格推上了高高的山巅,让农民觉得遥不可攀呢? 在我国由于存在农业直补政策,政府对包括化肥生产、采购、运输、流通在内的整条化肥产业链上所有环节都予以严格的价格限制,并给予了一定的补贴。 以尿素为例,政府不但严格限定最高出厂价、核定流通领域内的加价幅度,而且在天然气、煤炭等原料供给和铁路运输等方面给予企业大量补贴。有中石油官员表示,:从兰州到北京,化肥的吨运费仅80元,而塑料的吨运费达200元左右。 正是采取了这种多环节补贴限价政策,使得我国农资产品价格长期游离于国际市场,国际价格低的时候农民并未享受到实惠,而国际价格高时他们也不应受到侵害。然而钾肥是个例外。 有知情者介绍,在全球范围内钾肥原料仅集中在加拿大、俄罗斯、以色列等几个国家,其他国家都属于钾肥净进口国。2007年以来国际农产品价格不断飙升,刺激了一些国家农资的需求,并由此带动了国际化肥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在印度等国,钾肥甚至被推到了600美元/吨以上,货往高处走,这难免引起了国际化肥市场供需不平衡。 正是由于这种原因,国家为了平抑钾肥价格,将钾肥的进出口权严格地限定在很小的范围内,仅10家企业拥有进出口权,并赋予中化代表中国企业与外方协商来年的进口数量和进口价格的权利,其他拥有进出口权的贸易商都只能从上述中化手中采购货源。 :2005年、2006年,甚至2007年中化代表中国利用市场策略、股权手段等方式成功地遏制了外商涨价的冲动,顺利地完成了使命。2008年印度共采购钾肥70万吨,其到岸价格达650美元/吨,而中国实际到岸价格仅仅255美元/吨。:那位知情者坦言道::但巨大的价差存在,诱发了这些企业的商人本性。 在中化看来,255美元/吨的价格是因为中化的成功运作而得,它完全有理由将手中囤积的货物以现在市场价格如印度到岸价发售到国内市场,而其间的价差将是公司运营利润。一旦国内消化不了,它们大可将这些农资推向国际市场。 关税提升后的困惑 对于财政部的决定,各界都认为目标直指钾肥。 氮肥、磷肥国内产能略大于需求,出口量本就不多,随着关税升高,出口势必转为内销,从而拉低国内价格,但由于其量不大,因此不会对国内价格产生太大影响。而钾肥则可能由于关税上升、抑制了原来准备销往东南亚、印度等地的贸易量,使得国内供给量陡然增加,进而重挫国内价格。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近年来我国的进口钾肥价格一直低于周边国家进口价格,属国际钾肥市场的价格洼地,国外供应商具有强烈的价格补涨冲动。有业内分析指出,明年钾肥进口价格上涨已成定局。另外,海运价格迅猛上涨也导致国内钾肥用户难以承受价格大幅上升,到那时怎么办? 上述证券分析师即表示::粮食流通体制不顺直接影响了农资价格改革,并随时因农资价格上涨而挫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可是钾肥价格不可能因政策抑制而长期低位徘徊,到最后农资价格问题又将演变为新的成品油价格问题。:

12月1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透露,政府将继续执行多项平抑化肥价格措施,特别要继续加大关税的调节力度,抑制化肥盲目出口,以减少化肥价格上涨给农民带来的影响。 据了解,今年10月份以前,国内市场化肥价格一直比较稳定,但10月份后开始上涨,特别是磷肥和复合肥价格出现大幅度上涨。目前,部分磷肥企业磷酸二铵出厂报价已达每吨3500~3600元,比上半年上升1000元左右。人们已经开始担心肥价上涨过快可能会影响明年春耕。 曹长庆认为,化肥价格上涨主要原因有3个:一是今年以来国际市场化肥价格持续上涨。对比显示,11月底国际市场化肥价格比10月同期上涨10%左右。二是生产成本上升。12月上旬,进口硫磺到岸价每吨340美元,比10月上涨近1倍,比上年同期上涨近5倍。三是由于国际市场化肥价格大幅上涨,出口化肥有利可图,因而企业加倍出口。今年1~11月,尿素出口增加2.5倍,磷酸一铵出口增加3倍以上,磷酸二铵出口增加1.7倍以上。特别是10月以来,国际市场价格上涨较快,化肥淡季出口关税税率较低,出口量大幅度增长。曹长庆说,从总量讲,中国氮肥供过于求,全国产能大概过剩800万吨左右;磷肥略供大于求;钾肥紧缺,近70%依靠进口。所以国际市场价格上涨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很大。 曹长庆表示,通过一系列补贴和优惠政策使化肥价格保持较低水平,这是政府历来的支农政策。国家将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使化肥的价格保持在合理的水平。除继续对化肥生产的用电、用气、化肥运输价格等实行已有的优惠政策外,政府将把调控的力度主要放在关税上,既要继续加大关税的调节力度,抑制化肥盲目出口,同时也要完善补贴政策,根据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情况,增加对农民的农资综合直补。 记者注意到,有关专家针对化肥涨价过快提出的调控措施与政府部门不谋而合。继续控制化肥出口,继续对尿素出口征收季节性暂定关税等都在建议之中。

眼下正是春耕农忙的季节,但是今年怎么种地却让很多农民犯了难,因为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内市场上的化肥价格一路上涨,种地的人有一句话,说“化肥是粮食的粮食”,在粮食种植的成本中,化肥所占比重超过50%,现在正到了施肥的高峰期,然而化肥涨价了,农民难以承受。 记者在湖北省武汉市的江夏区金水二村发现很多村民已经开始播种玉米上底肥,村民们告诉记者,今年春耕大家*头疼的就是化肥涨价。 农民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去年种一亩水稻买肥料要91元钱,而按今年的价,就得花121元,国家今年每亩农田农资综合直补比去年增长了13元,但还没有算种子和农药的成本上涨,单单是化肥,每亩水稻就要多投入30元,也就是说,所有增加的补贴都会被化肥涨价吃掉,然而你没有化肥庄稼又不行,这让农民很发愁,但农民们却不急着买化肥,他们想想等等看,肥料能不能降一点,但等来的却是化肥价格一天比一天高。 同时,经销商也并没有因此多赚到多少钱,他们都在抱怨,忙活一年到头,都在替化肥厂打工了,那化肥价格一路走高,经销化肥的利润能水涨船高吗?化肥销售环节的实际利润倒底怎么样? 记者来到了湖北省农资公司了解到,按国家规定,化肥从出厂到零售的综合经营差率*高不超过7%,但实际上远远没有达到。 记者又来到了湖北洋丰集团,它是国内*大复合肥生产企业之一,洋丰生产的复合肥也正是这次化肥涨价幅度*大的品种之一,虽然现在产品销售很旺,价格又高,但是洋丰副总经理李兴龙却告诉记者,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李兴龙就给记者算起了账,原来,制造复合肥主要的原材料硫酸和钾肥去年以来价格上涨惊人,单单硫酸现在的价格就是去年1月份的6倍多,每吨提价4000多元。原料涨价还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为严重的是原料短缺。记者在洋丰集团采访时看到,厂里已经有两条生产线被迫停产。 那么涨价的那部分钱究竟被谁赚走了呢? 记者顺着化肥的产销链条走了这一圈,结果却发现,从用化肥的农民,到卖化肥的经销商,再到生产化肥的企业,全都在承受化肥涨价之苦,难道眼下的化肥市场真的是一个满盘皆输的棋局吗?在这团涨价迷局的背后,又究竟是哪只看不见的手,把化肥价格推到一个历史高点呢?记者从*那里找到了答案。 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化肥部经理陈丽:“以前化肥价格都是受季节波动比较厉害,但是从去年来看,大多数的化肥产品的价格,都是一整年连续上涨的。” 中国化工信息中心是我国收集、分析化肥信息*专业的机构之一,化肥部经理陈丽告诉记者,她从业20年以来,这次化肥涨价是幅度*大的一次,但各品种涨价的原因不尽相同。 陈丽:“主要的还是成本的推动,原料的推动,像煤,像去年年初的时候可能七八百块钱,平均一吨的到厂价,到现在为止已经到了1100。” 陈丽告诉记者,化肥主要有氮、磷、钾三种,这次化肥涨价,人们可以看到*直观的原因是成本推动,因为生产氮肥要消耗大量的煤,煤炭价格上涨后,氮肥受影响*大,但实际上,从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对化肥价格变动的监测看,氮肥反而是各种肥里涨价幅度*小的,因为影响化肥价格的还有两个更特别的因素,就是出口拉动和资源价格上涨。 陈丽:“垄断型的了,或者资源型更严重的,依赖国际型的,这样的涨得更快一些,钾肥,是垄断在里面起作用。 从统计数据记者看到,钾肥去年1月份的价格是每吨1900元,但4月份*新的报价已经达到了每吨近4000元,这样的涨幅究竟正常吗? 全国政协常委武四海:“涨价的趋势是正常的,但是涨价的幅度是不是应该那么多,这就值得打问号了。” 武四海,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世界肥料协会前任主席,作为从事化肥业多年的一位政协委员,在今年的两会上,他的发言就是《突破钾资源垄断,保护农民利益》。 武四海:“一个是对国外资源的垄断,同时对国内销售整体上的垄断,包括价位,他拿着资源了,他能左右价位,造成了巨额的垄断利润,给这些利益集团。” 武四海所指的垄断集团,就是赫赫有名的中化集团和中国农资集团,这两家国字头的大公司究竟怎么垄断?跟化肥涨价真的有关系吗?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氮肥、磷肥基本上已经是自给自足,但是钾肥的原料——钾盐矿,在我国分布非常少,因此钾肥有70%都要依赖进口,而拥有进口钾肥许可证的企业,在1998年之前,只有中化一家,98年之后,增加了另外一家企业——中国农资集团,三年前,拥有钾肥进口权的名单终于增加到了10家。 记者:“现在到底是不是垄断?因为我们看到,可能除了中化、中农之外,还有八家公司也有这种进口权?” 武四海:“你可以问这八家,他们在联合谈判中,拿到了一吨没有?” 武四海说的联合谈判,是为了应对国际钾肥生产厂商的涨价,拥有钾肥进口权的十家国内厂商与加拿大、俄罗斯的钾肥生产商进行的统一谈判,但主谈的企业是中化和中农,谈判的*终价格也始终是一个迷,而且到今天为止,进口钾肥仍然全部都被中化和中农把持,剩余8家企业只能从中化和中农手中再购买。 武四海:“所有的联合谈判,谈判的内容不公布,为什么签的合同是保密的?对吧?为什么必须经过他们的渠道才能进入中国,进入以后,才能卖给这八家?为什么?” 虽然具体价格无从知晓,但是根据国外专业机构的数据,武四海却给记者推算了一笔惊人的赚钱账: 武四海:“低的价位进入,到现在一路高升,它如果按4000,现在涨到4000了,现在库存量500万吨,全国卖出去的话,按这个价位,现在几乎不是每天的话,每几天还要涨,100亿,谁来买单?” 根据英国权威杂志《化肥周报》的报道,国际钾肥出口到中国港口的到岸价是1800元-1900元一吨,按照有关规定,化肥进口各种费用约合每吨180元左右,而目前国内钾肥进口企业向国内化肥销售商的批发价接近4000元/吨,也就意味着每吨差价接近2000元,而库存的钾肥500万吨来计算,利润将近100亿元。 武四海:“就轻而易举地,把一百亿的,八九十亿,一百亿的,就加在农民的肩膀上。” 一百亿是什么概念呢?记者看到,经国务院批准,今年中央财政将新增206亿元农资综合直补资金,以缓解农资价格变动对农民种粮的影响。 武四海:“单单钾肥,就吃掉了百分之五六十。” 武四海告诉记者,其实07年的钾肥对外联合谈判非常成功,国外企业涨价只有5美金,但是到了国内,钾肥价格却在节节攀升,这不由得让他质疑明明是联合谈判,为什么中化和中农可以不向联合谈判的伙伴公开合同的价格呢?中化和中农的行为是不是真的在代表国家利益? 武四海:“中化集团下面一个中化化肥,中化化肥已经在香港上市了,而且还有国外一些公司的股东。” 记者了解到,拥有化肥进口权的中化化肥,实际上已经成为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2006年2月,公告显示国际钾肥谈判联盟的领头羊——加拿大PCS公司持有该公司20%的股份,PCS的化肥销售高级副总裁目前是中化化肥控股的非执行董事,也就是说,一直在和我国谈判的对手,居然就是我国*大的钾肥进口公司的大股东之一。 武四海:“购买者,那同时我又是卖者,而且我们的购买者在国内又跟农民的利益直接挂钩,你说这能合理吗?这事儿是办得不聪明,要是现在,就现在这个时间段去看这个事情,是非常不聪明的。” 记者:“怎么个不聪明法?” 武四海:“那是农民的利益,给外国人了,对不对?” 眼下正是春播季节,而武四海掩饰不住自己的担心。 半小时观察:期望重视三农落在实处 对于忙于春耕春播的农民兄弟来说,没有什么比化肥涨价更严重的利空消息了。以前有不少*认为,农民和农业是从CIP上涨和通货膨胀中获益*大的群体,但化肥大幅度涨价现实却击垮了这个判断。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在全面通胀的压力之下,没有哪个群体能够从中获益。 但是正如片中所揭示的那样,确实存在一些利益群体,它们控制了化肥的价格,以市场的名义从化肥价格上涨中攫取了巨额利润。而它们每获得一份利润就意味着农民兄弟们的利益遭到更大的损失。 三农问题是党和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多年来党和政府为了解决三农问题进行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创新和尝试,包括取消农业税、提高农业补贴等。这些措施不但保护了农民兄弟的利益,也提高了他们投身农业生产、建设新农村的积极性。 但是全面通货膨胀的背景下,农民兄弟们面临着包括化肥涨价、生产生活成本提高等一系列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如何切实有效地保护农民兄弟们的利益?如何稳定和发展农业生产,这需要我们的有关部门能够发挥创造性思维,拿出切实有效的方案来。 还是那句话:三农问题是重中之重。我们的企业不能想尽法子从农民兄弟身上榨取利润;我们的政府部门也要本着执政为民的理念,加强对三农的服务,加强对相关企业、行业的监督。让农民兄弟们真正享受到经济高速发展的实惠,对于我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记者近日从浙江省统计局了解到,自2007年初开始,受能源、原材料、运输费用、劳动力成本增加的推动,浙江农资价格涨幅逐月攀高。尤其是今年2月份上涨了17.2%,涨幅创出近40个月来的新高,使浙江省农资价格进入新一轮上涨通道。为此,浙江有关方面近期采取多种措施,以期解决农资价格狂涨难题。 分析人士认为,农资价格大幅攀升有两大因素推动。一方面是农资生产成本大幅提高。煤、矿、天然气等初级产品价格大幅上涨,使生产化肥的原材料价格持续攀升。2007年,生产化肥所需的原料磷酸一铵的购进价格上涨28.3%、硫黄购进价上涨55.9%、烟煤购进价上涨107.4%、天然气购进价上涨 5.9%。 另一方面,国际市场涨价及我国出口税率调整,进一步加剧了近几个月以来化肥价格的攀升。肥价大幅攀升除了生产成本推动外,出口关税调整也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去年国际市场上的化肥价格高于国内价格,而去年10月份开始,主要化肥品种如尿素和磷酸二铵出口执行淡季暂定关税,导致出口大量增加,国内供货紧张,价格上扬。 由此,浙江省统计局建议:一方面加强化肥、农药等重要农资品种的储备供应。春耕时节,雪灾后农业恢复性生产对部分农资需求将大幅增加。有关部门要加强化肥、农药等重要品种的储备,保障农资产品的市场供给,平抑农资价格,尽量减少农资涨价对农民增收带来的负面影响,维护农民的利益。 另一方面,密切关注国际市场价格对浙江省农资价格的影响。目前,我国出口磷肥和部分含磷复合肥税率已上调至35%,这对抑制化肥出口、增加国内市场供给量、平抑价格将起到一定作用。但近期国际市场化肥价格的进一步上扬,可能会抵消税率上调的作用,若出口持续增长势头不能有效遏制,国内市场化肥价格涨势将难以扭转。

本文由东方闪电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浙江谋解农资价格狂涨难题,钾肥价格高涨原罪